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建筑 > 古桥牌坊 > 灵寿傅氏透雕古牌楼

灵寿傅氏透雕古牌楼

来源:  浏览 29309

灵寿傅氏透雕古牌楼雕塑精美,古牌坊上的小狮子采用透雕雕刻技法,灵寿古牌楼是明思宗朱由检为了表彰当朝兵部左侍郎傅永淳的功绩,赐封其祖孙三代“三世如其官”而敕建的牌楼。
灵寿傅氏牌坊,又名透雕石牌楼,建于公元1641年(明崇祯14年),石牌楼南北坐向,高12米,宽8米,进深2.6米,为四柱五楼三重檐仿木结构透雕而成。牌坊的四柱东西排列,组成中枋两侧配枋,在四柱南北向两侧夹柱石上,雕有八个大狮子和38个小石狮子,大狮子满头漩涡状的鬣毛,张口露齿,眼呈蛋形,回首俯视既威武勇猛,又微带笑意,乖巧可爱,既渲染了门第富贵威严,又制造出一种喜庆祥和的气氛。

形态各异的小狮子分别置在大狮子身上,或立、或卧、或蹲、或伏、或骧首雄视、或跃扑嬉戏,形态传神,栩栩如生。牌楼的柱面及横梁之间匀布流云及各种线刻花饰图案,这些图案,静中有动,同中有异,使整个石牌楼似置于空中,飘飘欲仙,增加了更多的神秘。
灵寿古牌楼
牌楼最上端主间正脊之上,以神兽驮负宝瓶为顶饰,颇有南亚风格,反映出当时宗教对北方的渗透。牌楼中枋上最高一层出檐和两配枋上的出檐构成五楼,每层檐下均有石雕斗拱承托,中枋六朵,配枋三朵,布局匀称,灵巧而庄严,每层檐两边各有鸱吻装饰一对,三对对称,使得整个石牌楼高大而不死板,华丽而又威严。

三层檐大小额枋上精雕各式流云,飘然若动。上层明间檐下正中竖匾,额题“皇恩宠锡”四个楷书大字,显示出明皇对大臣的宠爱之意,亦为牌坊建造之由。其下一幅“丹凤朝阳”石刻,寓意太平盛世,繁荣富贵。中层主间通间横匾正书“三世中枢”四个巨大楷字,刀笔刚劲流畅,力透石上,为石刻中不可多得的佳作。匾下六只瑞鹤翔云,寓意天下太平及傅氏家族品格高洁,超凡脱俗。再下为双龙腾飞,采用镂雕技艺,其刀法细腻逼真,根根龙须如竹筷与流云相连,达到了形态传神与力学相宜的完美统一。

灵寿古牌楼照片
灵寿古牌楼下层主间通间横匾恭书三行楷字:首行“诰赠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傅承训淑人胡氏张氏傅承问淑人康氏赵氏”;次行:“诰赠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傅铤淑人李氏”;再次:“吏部尚书前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左侍郎傅永淳夫人彭氏”。

通匾铭刻了建牌坊之人的官位,也涵盖了“三世中枢”的内涵。两侧次间檐下各竖刊记一块,一刊监造官员的职衔、姓名,一记建造牌楼的年月“大明崇祯拾肆年岁次辛巳吉月吉日建”,两侧两层配枋横梁上亦是透雕吉凤和祥麟,东西对称,雕刻精细。通观石牌楼,图物摆布得当,雕刻细致精妙,虽是全石结构,但在框架结构建筑力学和装饰图案上又都为仿木结构,从外观上石料之间看不到明显的结合缝隙,好像一块通石雕成,做工精巧,艺术价值很高,加之属于敕建牌坊,还具有一定的考古价值。

灵寿傅氏透雕古牌楼传说

人们常说:天下的石牌楼可不少,要说好的,只有一个半。这一个就是灵寿北关的石牌楼,那半个呢?是北京城内团城南边的三座门,没有修起就中止了,所以只能算半个。

灵寿北关的石牌楼是明朝崇祯年间修建的。因为傅家三辈子连着做京官儿(傅承训是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傅铤是通议大夫兵部左侍郎,傅永淳是吏部尚书前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左侍郎),崇祯皇帝龙颜大喜,降圣旨要傅家修建过街石牌楼过街石牌楼气派很大,文官到此下轿,武官到此下马,很是威风。

傅家在京做官儿几辈子了,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经过,什么事都能办得到,就是修这过街石牌楼的能工巧匠可不知道上哪儿去找。怎么办呢?只得在各州各府发出告示招请工匠,不讲工价大小,只说手艺高强。告示一出,各地来报名的工匠很多,没有一个能被选中的。

一天,来了一个石匠,管事的人问:你的手艺怎么样?拿手的活儿是什么?这石匠没有答话,只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摆出来后才说:这是我的手艺。管事的人接到手里一看,哈!是一架一拃长的小算盘,沉甸甸的,仔细一瞅,啊!是石头的,这一下可把管事的人惊呆了。他的手稍微一抖,算盘珠儿还哗啦哗啦地响哩,不由得大声称赞道:好啊!好啊!真是神手!对石匠说:你稍候,我呈上去看看。说完,拿上这架算盘就往里去了。

不一会儿,管事的人出来对石匠说:行,这石牌楼就让你修吧。接着商议石牌楼的规模、式样和修建地址。正在这个时候,又来一个石匠报名。管事的人说:你回去吧,我们已经找到修建的人啦。那个石匠说:可你们的告示还没有揭下来呢!管事的人随口问道:你有什么拿手的手艺呢?这个石匠不吭声,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件东西,递给管事的人。管事人接到手里,一看,又吓一跳,原来是一挂石头链子,每个环儿有指头肚儿大小,拉开来有一丈多长,一环套一环,光洁精致。管事的人请这位石匠稍候片刻,马上向上禀报,也被傅老爷收下了。

管事的人领着两个石匠一起去见傅老爷。傅老爷说:你们二人各有各的手艺,我都看得上,这样吧,这个石牌楼你俩一起修吧,一个人修路东的,一个人修路西的,当间儿的四层,也让你们俩分开修,一个人修一、二层,一个修三、四层。虽说是各儿修各儿的,最后,合在一起还得严丝合缝。自这天起,两个石匠就分头动了手,都想在这次修的石牌楼上显示一下自己的身手。石牌楼动工后,还有一个费把式的事,就是皇上恩赐的三世中枢四个大字让谁写呢?同僚们这个推荐那位尚书写得好,那个推荐这位御史笔体强,而傅老爷对现任的大官小吏谁也没有找,单单请了一个乡下的布衣人。

这个乡下布衣人姓朱,名叫朱仲福,是灵寿县城北十来里地的朱乐村人。傅老爷一不找大官,二不找名人,偏偏要找朱仲福,为什么呢?原来有这么一段故事:傅尚书在他幼年的时候,有一天正在书房里看书,家里的人禀报说,外边有个庄稼人求见。傅尚书幼年在家乡从来不拿架儿,马上就让那个庄稼人进来。年轻的庄稼人来到书房说:我很爱看书,可是家里很穷,没钱买书,只有向别人借书看,听说你家里有部《史记》,我想借来看一看。傅尚书很喜欢读书人,便让家人去给他取《史记》,随口问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哪个村里的人,在家里干什么。这年轻人说:我的名字叫朱仲福,城北朱乐村人,在家种地织布。这时家人拿来了《史记》,朱仲福用一个大包袱细心包好,背在肩上要走。傅尚书说:你慢慢看吧,不要着急还书,看完后再送来。朱仲福道了谢出门而去。

过了十几天,朱仲福捧着包袱送书来了。傅尚书说:怎么了?朱仲福就施了个礼,说:感谢老爷,现把《史记》奉还。傅尚书心里琢磨着:一定是他看不懂,送回来了。问道:你看完了么?

朱仲福回答说:看完了。

傅尚书一听说看完了吃了一惊,又想:他一定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便想考考他,问道:你看得这么快,能记得住吗?

朱仲福说:还能记住。

傅尚书顺手从那一摞《史记》中随便抽了一本,翻开一页念了一句,朱仲福不假思索地说出下句来。傅尚书再念一句,朱仲福又接一句。傅尚书放下这本,另换一本念一句,朱促福还是能够很快地接出下一句,念到哪里,接到那里,对答如流。傅尚书惊疑了,急忙站起来,请朱仲福坐下。他想:一个年轻庄稼人,竟能目下十行,过目成诵,怎不引人起敬呢!于是就对朱仲福说:你有这样的天资,我可以帮助你到国子监读书求取功名,闹个一官半职的。

朱仲福说:家有高堂老母不敢远离,我在家耕织以行孝道,就心满意足了,不想功名利禄,谢谢公子善意。说得傅尚书更加敬重他了。傅尚书想赠送朱仲福一些金银财物,帮助他的家庭费用,朱仲福婉言谢绝了,只借了几本书回家去了。就这样,傅尚书和朱仲福成了知心的朋友。

后来傅尚书在京里做了大官儿,回到家乡来,去朱乐村看望这位年轻时结交的朋友。他乘坐官轿,驷马开道,威风凛凛地来到了朱乐。到朱家门口一问,朱仲福不在家,问到哪儿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傅尚书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他回到家里,一想:对,对,朱仲福既不想做官儿,我怎么能官服乘轿去呢?第二天,他就单独一个人,便服步行来到朱乐,到了朱家,看见一个老婆婆正在房檐底下纺棉花,他便上前施礼,说明自己是朱仲福的朋友,要找朱仲福随便谈一谈。朱母一听连忙往屋里让坐,并说自家的儿子就是朱仲福,傅尚书又向朱母行礼问了安。朱母说:仲福正在窨子里织布,你稍等一等,我给你去叫他。傅尚书说:不用叫了,我自己到窨子里找他吧。

傅尚书到了窨子里,就坐在织布机旁的蒲墩上和朱仲福畅谈起来,古今中外,天南地北,海阔天空地谈了半天,心情非常舒畅。从此以后,傅尚书去找朱仲福,总是独自一人便服步行。

傅尚书和朱仲福虽说是莫逆之交,但对人生处世各有不同见解。傅尚书为的是官宦名利,朱仲福却愿隐逸山村。朱仲福的书法非常好,就是不愿意在各处留名挂姓,这些傅尚书是深深知道的,现在若要是硬请他来写三世中枢四个字,可能会得到拒绝,因而傅尚书不敢明说。

一天,傅尚书来到朱仲福家拜访,见朱仲福正在练字。傅尚书便趁机拿出一张二尺见方的大纸让仲福给写了一个字。过了几天尚书又来看朱仲福,又请仲福写了个字。后来,仲福到灵寿赶集,顺便到尚书家里看看,一进书房,见尚书正在练习写中字,直笔的长短和口字的宽窄搭配不当,怎么也写不好。尚书便请教朱仲福,仲福提起笔来写了个字。又过了几天,尚书把仲福请到家里来写字,仲福也明白尚书的用意,便不加推辞地写出了字。

这时,傅尚书直截了当地对仲福说:我非常敬佩你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人格。这三世中枢四个字我本打算求你题字留名,恐怕你不答应,所以才这么办的,不过这也表示了皇家的恩宠,显示了傅家的光彩,也没有贬低你的荣誉。不过这么一办,我感觉到有些对不起你,请你原谅。事已如此,仲福也没说什么,只是提示不在匾额上署名。就这样,“三世中枢的恩赐匾额,被雕刻在高高的石牌楼上了。

大明崇祯十四年,灵寿县傅家石牌楼落成了。十里二十里,百儿八十里的老百姓成群结队地来看石牌楼,周边府县的官吏专程来看的不计其数,人人说好,个个夸赞。有的说:这石头多细腻啊,好象玉石一般,这得花多少钱啊!有的说:好费事的工程啊!透花石雕不能错一点,一刀下去掉一块儿,整块石头就报废啦!有的说:看最上层的那一对凤凰,翅膀离顶儿那么近,好像是离开牌楼飞起来啦!有的说:怎么有那么多狮子啊!你看大狮子的嘴里叨一个,脚下踩一个,头上顶一个,怀里抱一个,谁能数得清呢?”“狮子好像是活的,你看,那个狮子还会眨眼哩!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七嘴八舌地说什么话的都有。那些能书善写的书法家们一眼就看准了三世中枢四个大字。他们左看看,右看看,远看看,近看看,歪头斜眼再看看,一个字一个字地评说着结构笔力。这个说:你们看这个字,如三川流水,直泻大海,气派得很啊!那个说:“‘字的那一竖,上通天,下贯地,力在其中啊!又一个说:“‘字的横笔,一世穿山岳,真是气贯长虹。又一个过来说:“‘字结构严谨,疏密得体,配合自然,真是神笔。总之,这架石牌楼的建成,处处显示了傅家的威风和能工巧匠们巧夺天工的技能。

上一篇:山西北辛武村清代古建筑太和岩牌楼

下一篇:歙县明代的小牌坊尚宾坊

更多关于 灵寿傅氏透雕古牌楼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