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董 > 收藏动态 > 浙江开化龙坦明代窑址考古发现对“青花浙料”国产料研究有重大意义

浙江开化龙坦明代窑址考古发现对“青花浙料”国产料研究有重大意义

来源:  浏览 424

从对浙江开化龙坦明代窑址考古发掘及出土遗物整理来看,该窑址产品面貌及年代特征相对集中,可归为一期,时代为明代中期。地层中出土一件白瓷花盆,内腹有“正德庚午年造”字款,正德庚午即正德五年(1510年)。
“青花浙料”始见于《明神宗实录》卷四一九:“(三十四年三月)乙亥,江西矿税太监潘相,以矿撤觖望移住景德镇,上疏请专理窑务。又言,描画瓷器须用土青,惟浙青为上,其余庐陵、永丰、玉山县所处土青颜色浅淡,请变价以进,从之。”此文献记载的为御窑青花采用青花浙料,万历三十四年为公元1606年。目前正在联合科研机构对龙坦窑址“正德庚午年(1510年)造”地层出土的一大批青花瓷进行成分检测,龙坦窑址青花瓷有望成为民窑青花最早使用“浙料”的实证。

  明代文献中对“浙料”的来源地有相关记载。《明神宗实录》卷四三四:“工部右侍郎刘元震请罢新昌等县土青,不报。言浙江土青随矿暂採,无补于实用。在新昌解,本色则青竭而粗恶不堪,在东阳、永康、江山解,折色又力疲而输将难继。”成书于崇祯十年(1637年)的《天工开物》,在《陶埏-白瓷附青瓷》中对浙青也有详细描述:“凡饶镇所用,以衢、信两郡山中者为上料,名曰浙料。上高诸邑者为中,丰城诸处者为下也。”

  基于此,有计划以龙坦窑址的发掘为契机,对浙江地区的31处青花窑址点及文献中提及的“青花浙料”存在地域进行系统的考古调查及研究,以期建立浙江青花的系统编年和弄清“青花浙料”这一学术问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该窑场产品字款丰富,据不完全统计有90余类。以书写方式和位置为标准,可分为四类。

  第一类,青花料,分布碗、盘、盏内心处。可辨文字有“福”“俞”“锪”“三”“旭”“閏”“姜”“松”“好”“方”等近80种。

  第二类,青花料,分布盏、砚外底心处。可辨文字有“五”“卿”“王”“十九”4种。

  第三类,青花料,分布碗外腹部。可辨文字有“寿”“福”2种,其中尤以前者为多。

  第四类:刻款,分布碗内心处。可辨文字有“揁”“三九”2种。


遗迹

  龙窑窑炉  位于发掘区中部,编号为Y1,头南尾北,方向为353°。窑炉(残)斜长15.86米,水平长约15.32米,前后段坡度大小不等,前中段约13~21°,残存后段稍缓约10~12°。窑炉前端近窑头处宽1.08米,往后逐渐加宽,中段宽约1.96米,往后有收窄的趋势,后段仅存窑炉西壁,东壁不存,具体宽度不详。窑顶坍塌,无法复原窑顶及投柴孔的分布情况。窑壁由砖块及筒形匣钵错缝平砌,残存0~3层不等,高度0~0.76米,窑壁内侧有坚硬的烧结面。该窑炉保存情况相对较好,现存火膛、窑床、窑门、柱础石等结构,窑尾段不存。窑顶坍塌,无法复原顶部及投柴孔分布情况。火膛位于窑炉前端,平面形状呈半圆形。形制特殊,与窑床没有明显分界。窑床中部最宽,约1.96米,两端稍窄,前端1.08米,后端1.7米。窑床底部铺沙,烧结面较明显,近窑壁处略厚。窑床上残存有少量匣钵,其中前段较少,中部较多但较杂乱,后段不存。窑尾不存,无法复原排烟室等情况。窑门残存2处,分处窑炉东、西两壁。其中东壁窑门保存情况较好,平面呈外八字形,宽0.46~0.85米,门道墙由砖块、石块及匣钵砌成,门道底部有较为坚硬的烧结面。柱础石位于窑炉西部,距窑炉西壁约0.6米,应为护窑棚所遗留。柱础石分两阶,南(下)、北(上)各一块,且南部平铺,北部侧立。南部柱础石长0.31、宽0.26、厚0.17米,北部柱础石长0.3、宽0.14、厚0.25米。


龙窑遗迹

  储泥坑  位于发掘区西部,编号为K1。平面呈不规则半圆形。坑口东西长1.48~1.83米,南北长1.08~1.46米,深度为0.24~0.36米。坑壁竖直,残见加工痕迹。坑内储存有大量瓷土原料。


储泥坑

  淘洗池  位于发掘区东部,西部临近窑炉,编号为CH1。平面呈不规则长方形,长1.92~3.06米,宽2.24~3.04米,最大深度为0.55米。坑壁竖直,平底。北壁以匣钵及石块砌筑,底部残存细瓷土颗粒薄层。


淘洗池

  匣钵挡墙  分处发掘区东部和西部,分别编号为DQ1和DQ2。DQ1平面呈不规则直线形,长3.2米。墙壁分为南北两排,由筒形匣钵和石块砌成,并以泥土填充。DQ2平面呈不规则直线形,长2.12米。墙体由筒形匣钵砌成,间以碎匣钵及瓷片填充。两道挡墙均应起分割窑业生产作坊和废品堆积的作用。

上一篇:【考古发现】江西明益庄王朱厚烨墓

下一篇:西汉鄂邑长公主墓考古发现

更多关于 浙江开化龙坦明代窑址考古发现对“青花浙料”国产料研究有重大意...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