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俗 > 民俗动态 > 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的裕固族

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的裕固族

来源:  浏览 196

裕固族是中国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但是对于裕固族很少人听说过,主要分布在我国西北的甘肃境内,裕固族是甘肃省特有的三个少数民族之一,裕固族寓意“富裕、巩固”。
裕固族在唐宋时期被称 “黄头回纥”,元代称 “撒里畏吾”,明代称“撒里畏吾尔”,清代称“锡喇伟古尔”,裕固族自称“尧熬尔”。主要聚居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境内,是我国22个人口10万人以下的人口较少民族之一。
裕固族是一个勤劳、勇敢、善良、智慧的民族,是我国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朵艳丽的奇葩。长久以来,裕固族人们以无穷的智慧和辛勤的劳动,在蹉跎的岁月中留下了丰富的历史印记和丰厚的的文化沉淀。

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祁连山北麓中段,历史上就是一片宜耕宜牧的黄金家园。全县三万多人扣,裕固族占三分之一。亘古至今,虽然这一群体人数不多,但却有着淳朴的高尚品格、勤劳勇敢的优良传统、坚韧不拔的顽强毅力、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加上中华民族气度恢弘、包罗万象的博大胸襟,使得他们以长期稳定、繁荣并持续发展,创造悠久的民族历史和灿烂的民族文化,形成了鲜明的民族个性和独特的习俗风情。

人类告别穴居、狩猎的蛮荒时代,步入游牧、蓄养的初级文明。火的洗礼,首次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商朝末期的鬼方,曾迁徙到贝加尔湖至巴尔喀什湖一带。他们讲中国的原始陶艺和青铜冶炼、制作技术引入当地,在南西伯利亚形成卡拉克苏文化。
十世纪中,吐蕃势衰。回鹘抓住这一机遇,在甘州建立封建大领主汗国——牙帐;成为河西回鹘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军事大本营。北宋沿袭唐制,册封回鹘首领;回鹘自称为“甥”、尊中原朝廷为“舅”,呼之为“天可汗”。西至哈至

甘州回鹘政权建立一个半世纪后,被党项族所取代,各部再次离散;又经历了一个长时期流落、融合、重新发展的过程。

天鹅琴荡出悠远的旋律,似乎在追溯绵邈的历史;尧乎尔来自西至哈至,岁月磨不去深刻的记忆。

尧乎尔敬仰一位聪明、贤慧的民族女英雄。六百多年来,萨里玛珂的颂歌,在裕固族人中代代相继、广为流传。

为纪念萨里玛珂,尧乎尔部落制作了许多精美的服饰。从此,姑娘出嫁,必须戴头面;已婚女子戴红缨帽,身穿领偏偏襟长袍。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服装,成为裕固族妇女鲜明的衣着特色和传统的生活习俗。

刀剑迸出火光,人们挺起胸膛,为了民族的生存,心火把故乡的泥土炽烫。我们英勇顽强的祖先,与灾难和战争进行过无数次较量;重新选择安身立命的地方,尧乎尔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民族壮举

一万顶牛毛帐篷、十万个民族儿郎,浩浩荡荡的迁徙队伍、惜别故里的悲壮场面。

明代尧乎尔的东迁,形成了新的民族共同体,在裕固族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老人指点迷津,脬牛寻找水源。螺号声呜咽着民族的不详,启明星指给了生存的希望;银雀鸟展开带血的翅膀,鸣叫着飞向陌生的东方。说着唱着才知道,我们来到八字敦草原;祁连山啊可爱的山,尧乎尔从此有了新的家乡。


传说我们古老的家乡,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它不在天上闪烁,却藏在人们的心中。
可恶的婚姻陋习,可怕的冷暖人情;一株圣洁的瑶草,被扼杀在孤僻的山村。
聪颖睿智的黄黛琛,用生命赢得人民赞颂。一段纯洁而苦涩的爱情,是尧乎尔向往自由的心灯。

安居祁连

迁至祁连山的尧乎尔,被称为“黄番”。从明末起,有过一段比较稳定的生活。清康熙年间,朝廷将黄番划分为七族,大头目被封为“七族黄番总管”,赐以红顶蓝翎和黄马褂。
裕固族先民日月人神化的自然崇敬,是初期萨满教的观念形态;由祭祀纳琼神,继而转信佛教,人们通常以祭鄂博的形式祈求幸福祥和。

一九三八年底,中国工农红军进入河西走廊,谱写了一曲英勇悲壮的不朽诗篇。生活在百年阴霾下的各族人民逐步觉醒,看到了民族解放的未来和希望。

红军伤病员流散后,得到各族人民的收容求助。草原上,到处传颂着当年掩护、营救红军的感人事迹。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挥师大西北,风卷残云、势如破竹,于一九四九年解放了古城张掖。

获得新生的草原上各族人民,喜笑颜开、歌舞欢庆,纷纷派代表赴张掖、酒泉慰问子弟兵,以表示感谢之情。

尧乎尔自古就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风景如画的山川、一望无垠的草原,为他们提供了天然广阔的舞台。舞蹈、民歌、弹唱、史诗、故事等等,都具有非常浓郁的民族特色。

涤污荡垢

解放伊始,张掖南山各族儿女组织驼运队,支援第一野战军骑兵三团赴南山剿匪;当地民兵为解放军带路,进入祁连山消灭国民党顽军残部。

在原部落基础上建立区、乡人民政府,各部落头人、宗教界人士,参与了政权建设。送子参军,保家卫国。翻身后的尧乎尔,洗沐阳光雨露,积极投入如火如茶的经济建设之中。

在党和国家亲切关怀下,中央派时任卫生部顾问的国际友人马海德率医疗队来肃南,进行地方病普查、防疫和治疗,在牧民中开展卫生健康教育。

当家作主

一九五三年夏,祁连山北麓各界人士座谈协商,将原“尧乎尔”的民族称谓改为“裕固”;其定居地区定名“肃南”。翌年二月,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成立。各族人民欢欣鼓舞,举行盛大集会庆祝。

古刹梵音

松柏林中闻钟磬,须弥座下祈吉祥。

裕固族尊崇藏传佛教,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寺院;既是僧人诵经拜佛的所在,又是族人宗教信仰和文化知识传播的学堂。古往今来,寺院为裕固族的文化教育发挥过积极作用。

裕固族独特的婚姻习俗。求混、选婿、许亲、应聘、订婚、踏房、生火、让火、让客、射箭、交新娘、入洞房、回门、串亲等,这些都是颇具民族特色的文化现象。

天边五色的彩云,像是撑开的花伞,迎着吉祥的阳光,娶亲者前来踏房、射箭。美丽善良的姑娘,就要见到新郎,铭记父母的教诲,珍惜这幸福的时光。

雪白的天鹅离不开清泉,金色的骏马不能没有草原。裕固人生活在幸福的乐园,迎来一个个美好的春天。——裕固族民歌

成为主人翁的裕固族人民,勤力劳身、建功立业,涌现出一大批先进人物和典型。

天山是通向天界的路梯,那里有丰美的草原、茂密的林海;尧乎尔游牧在天山南北…——裕固族口传文学•天神

汉代的丁零穹庐为室、逐水草而居,于公元一世纪末迁回蒙古高原。

公元五四七年,敕勒族大将斛律金在一次激战之后,感慨而歌:“敕勒川,阴天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此歌被收入《北朝乐府》成为千古绝唱。

南北朝时的敕勒,有过一段相对安定的生活。他们逐渐向西流动,在河西走廊中部广袤的土地上,演出一幕幕历史剧。

密切各民族之间的关系,是中华民族纯洁、质朴、宽厚、善良的天性。进入祁连山北麓的敕勒部袁纥先民,经过长期与当地民族融合,衍生出一个新的民族,即现代裕固族前身——回纥。

唐贞观二十一年,太宗李世民亲赴泾阳接见回纥首领及臣属,确立了唐王朝对回纥的政治关系和经济文化政策。


自公元七五六年回纥可汗以可敦妹为女嫁给敦煌王起,唐和回纥长期联姻。公元七五八年,肃宗女宁国公主出嫁葛罗可汗;七八六年,德宗女咸安公主顿莫贺可汗;八二一年,穆宗妹太和公主嫁崇德可汗。
唐纥联姻维护了持久和平,保障了边境和各族人民生活安宁。


公元八四零年,回纥上书取“轻捷如鹘”之意,易名“回鹘”。其夜落纥部,是当时河西最强大的一支力量,即其后的“甘州回鹘”。协助平定安史之乱,回鹘成为支撑唐政权的重要军事力量。配合归义军收复河陇十一州,回鹘为唐王朝的统一做出了重大贡献。


甘州回鹘与瓜沙节度使联姻,稳定毗邻关系。敦煌壁画《归义军节度使曹义金夫人甘州回鹘供养像》、《甘州回鹘圣天子可汗夫人曹氏夫人供养像》、《于阗国皇后曹氏供养像》等,皆为这种亲缘延伸与衍续之明证。

唐代近三百年时间里,基本保持对回鹘政治上抚慰、经济上援助的友好关系。此时回鹘中出现弃牧从商者,倚恃祁连天然屏障,控制丝路交通命脉,往来于西域、中亚各地,被誉为中西经济文化交流的使者。

裕固族最后一任大头目——安贯布什嘉
安贯布什加 (1898—1958),裕固族,肃南县康乐区红石窝乡人。1916年继任大头目,是裕固族最后一位大头目。
裕固族的祖先早年把他们的最高统治者称为酋长。后来完全承袭了突厥汗朝的统治制度,把最高统治者称为可汗。到了唐代,唐朝政府册封首领为“王”、 “可汗”。到了明朝,在裕固族祖先居住地设置军事性的卫,最高统治者称为指挥。到了明朝崇祯元年,明政府将裕固族最高统治者封为大头目。到了清朝康熙三十七年,清政府将裕固族划分为“七族”(即七个部落),又将大头目封为“七族黄番总管”。据传说,康熙皇帝召见过裕固族各头目,予以了“安抚”,大头目被封为宗王,御赐了黄袍马褂,花翎顶戴。
       从明朝崇祯元年至新中国成立,裕固族都是由大头目统辖各部落。大头目为世袭制。据民间传说,裕固族在东迁时,遭到了千难万险。就在这个民族濒临生死存亡的关头,老人安巴特尔以超人的智慧,为全民族排忧解难,使大家化险为夷。安巴特尔为民族立下了丰功伟绩:大家就推举他为部落总头目。从此裕固族的大头目必须是姓安的才能担任。
        一九一〇年时值清朝宣统年间,年仅十七岁的裕固族青年安贯布什嘉被推上了裕固族大头目的宝座,直到新中国成立,废除了封建部落制为止。1954年,在成立肃南裕固族自治区时,由全区各民族代表选举,安贯布什嘉光荣地当选为自治区第一任主席。     
讲究礼貌          
       安贯布什嘉刚被确定为大头目身份,部落老一辈懂礼节的人,就给安贯布什嘉教大头目礼节,拜见上司,面见属下百姓,不同场合都有不同的礼节。安贯布什嘉原也是谈笑风生的活泼青年,随着年岁的增长,生活的磨炼,使他变得老练豁达,非常重视讲究礼貌。裕固族的礼节要求,不论男女老幼,如骑马路遇大头目等部落首领和年长者,必须下马站立路旁恭候问安。安贯布什嘉虽是大头目,他骑马上路,途中不论遇到男女长者,都下马问候。平时对他的长辈、老人都很尊敬,到各部落巡视时,还去拜望一些年高望重的老人。对子女教育要求很严格,家里的大人小孩也都礼貌待人,贫苦牧民上门向大头目有事相求或禀告,他家都留吃留住。
      由于他敬重别人,也得到别人的敬重。贺朗格家部落对大头目印象良好,就把一匹少见的菊花白马送给大头目。这匹马体格高大俊美,安贯布什嘉非常喜爱这匹马,就骑着它为裕固族人民的事业奔忙,并给马起名叫“谢金马”,就是对这个部落的感念。     
严肃法度
     为了维护裕固族的封建部落统治,制定了不少法规。并且安贯布什嘉大头目执法较严,对败坏部落名誉的绝不宽容。部落中有个牧民,经常偷牛盗马,不但在本乡本地偷盗,而且偷到了藏族牧民居住的青海岗萨草原。被发现后大头目将其逐出了部落。但其不思悔改流窜至红石窝一带重操旧业,又干起了伤天害理的偷盗营生。大头目派人进行了调查,核实那个牧民偷盗成性且屡教不改,部落和人民深受其害,给裕固民族造成了奇耻大辱。大头目决定,准予立即枪杀那个牧民。同时要求东八格家部落召集全体牧民到场,以明法纪。
    大头目不但对各部落严以法度,就是对他的亲生子女也是一样。他的三儿子安立才七岁时,以为好奇心和贪玩将康隆寺的经堂供桌上有一尊小铜佛揣进怀里,回到家里把此事忘了。晚上睡觉时,安立才一解腰带,铜佛掉了出来,当时被大头目发现,立即审问,知道是偷寺院的,就将儿子打了一顿,当时就骂儿子: “偷大件的是贼,偷小件的也是贼。”并把儿子逐出门外,直到儿子把小铜佛送归原处,大头目方才作罢。     
春节拜年
    和汉族人民一样,裕固族也把春节作为主要的传统佳节,节前也有祭祖守岁活动,节日期间要做酥油花,互送哈达、礼品,互相拜年,以示祝福。裕固族各部落每年给大头目拜年,可是一桩较隆重的大事。
    每年正月初一到十五,这半月内是给大头目拜年的时间,各部落和牧民个人都可轮着去。在这半月内,大头目放松法规尺度,一般越轨犯法的,他可原谅,不予追究,半月之后法度正常。     
生活轶闻
    安贯布什嘉在办公事的场所里,显得严肃认真,言出法随,给人一种威严之感。一回到家里,爱说爱笑,好动不好静。他从小爱打猎,对骑马打枪颇感兴趣。他有好马也有快枪,枪法很准。平时如没什么公务,他就一人悄悄上山打猎,到景色秀丽处游玩,玩得尽兴而归。由于他枪法好,他家里人常吃到猎来的野羊、野牛、马鹿等野味。有时也避开别人给家里干些家务,但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因为打猎干家务,有失大头目身份,是部落规矩不能允许的,为此他多次受到部落长辈的斥责。可他一旦想打猎,这种心情和欲望是按捺不住的。
    安贯布什嘉早已成婚,妻子很诚实,能劳动,一般场所寡言少语,操持家务是把好手,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安贯布什嘉当上大头目之后,妻子已远远不能应酬官场上的接人待客等事务。因她从小没有这方面的教养,往往在这种陌生人众多的场合束手无策,嘴笨腮拙,无所适从。在这种场所,容易引起外来客人或权贵的耻笑,大头目为此感到难堪和苦恼。因他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人,不能由于这一点而被别人小看他及他的民族。他不能怪他的妻子,妻子只能是一个裕固族牧人的好妻子,而不能做一个称职的大头目的妻子。
    在一次寺院的庙会上,大头目发现了一个裕固族女子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好说爱笑。银铃般的歌声,一次又一次拂动着大头目的心。经打问才知此女叫尕里昂。后来他们彼此相爱,纳为他的小老婆。
 

晚年的尕里昂
    自此后,在一些官场里就由尕里昂出面应酬。大头目要到甘州城办理公务,也带着小老婆前往。尕里昂生性聪明,活泼大方,能言善语;饮酒唱歌更是拿手好戏,确实在很多场合表现了裕固族豪放的性格和民族的特点。平时又是大头目的好助手和参谋。
    尕里昂被大头目纳为小老婆之后,看到国民党政府和马步芳驻张掖的韩起功一师人马歧视、欺辱裕固族,多如牛毛的苛捐杂税,使裕固族百姓灾难重重,朝不保夕,家无宁日,感到无比痛心。当时的大头目正在病中,尕里昂和大头目商量,决心要状告韩起功。经过一番筹划,尕里昂带了几个助手,骑了一匹枣骝骒马,从康乐的古城坡出发,爬山涉水,翻越祁连山,涉过黑河,到了青海西宁。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西北最高长官马步芳。当时马步芳正在检阅操练他的兵马,听到哨兵的报告,马步芳接待了尕里昂 。
    尕里昂状告了马部师长韩起功对裕固族地区的烧杀抢掠,对裕固族人民百般压榨的一桩桩、一件件血泪事实。尕里昂凭着她能言善辩的才能和豁出生命的决心,毫不胆怯和气馁。马步芳听了尕里昂的一番陈述,就给写了一纸公文,盖上马步芳的大印,交尕里昂带回。
    尕里昂拿回马步芳的手谕后,国民政府才给裕固族大头目颁发了委任状,颁发了管理草原的执照。
    大头目有了小老婆,并没忘记大老婆,有时也回到大老婆那里住一段,两方照顾,两个老婆都给他生儿育女。
    安贯布什嘉虽是七族黄番大头目,但也能知错必改。一次,他要到其它部落处理一桩大案。正值秋季,他的骑马膘肥体圆,小头目牵着马,大头目上马时,马突然受惊狂奔,把大头目摔了下来,把栽绒被包、栽绒马鞍踏坏撕烂。大头目在众人面前丢人出丑,十分气恼,就要小头目给他赔马鞍、被包。小头目赔不起,就将他的一片草场划给大头目。过了些时日,大头目感到此事做得不妥,当时为了顾大头目的面子和威风,而给小头目造成了生活困难,他把部落的长辈请到家,把小头目也请到家,由长辈出面说和,大头目把那片草原的字据退还给小头目,为了补偿小头目因割草原造成的经济损失,大头目又把他家的一匹青马赔给了小头目。     
权利地位
    安贯布什嘉的前任大头目是他本家户族的哥哥,叫博老大头目。按照世袭制,应是他哥哥的儿子继任大头目。可他哥哥没有子女,只好从他们本家户族的兄弟中挑选,在挑选中都认为安贯布什嘉聪明,口齿伶俐,气度不凡,办事果断,就成为大头目的继承人选。裕固族大头目的承袭也有一套制度。明朝末年清朝初期,喇嘛教格鲁教派势力已深入到裕固族地区,各部落在草原上兴建了十座寺院,寺院成为全部落宗教活动的中心。这十个寺院中除康隆寺、红湾寺外其余几个寺院均属青海互助县的佑宁寺管辖,这几个寺院所属部落头目的世袭须得到青海佑宁寺大活佛土观呼图克图的批准。若部落头目有负众望或不堪任事,也须由土观活佛改派,再由清朝地方衙门加以委任。康隆寺直接受青海塔尔寺管辖。裕固族寺脘又统受青海大通县果芒寺管辖。所以安贯布什嘉继任裕固族大头目,是经青海大通县果芒寺活佛批准。一九一五年,安贯布什嘉继任不久,中华民国政府给安贯布什嘉大头目换发了执照,从此裕固族人民置于民国政府统治之下。
                                                                                                                                                                    
    在青海大通县果芒寺内设有安贯布什嘉大头目的行宫尹有会客室、卧室、办公室,室内铺有地毯,设有王位专座,陈设华丽,用具齐备。青海把安贯布什嘉大头目尊之为裕固族王爷,所以果芒寺设了行宫,衣食住行均以王爷级别柑待。他的行宫平时有专人管理,他去时有专人伺候,给他准备的专骑平时有人饲养。
    裕固族地区的康隆寺,建寺较早,规模最大,权力最高,康隆寺院内给安贯布什嘉大头目建了衙门。每逢寺院的正月大会、四月大会、十月大会都要请大头目光临。康隆寺院的正月大会要做酥油花,六月大会要跳“护法”。每逢寺院的大会时,大头目都带领随从一行住到他们的衙门。大头目出面时,晚上有两个年轻小伙各提一盏红灯笼走在前面,后跟两人以长号开路,大头目头戴花翎顶戴:身穿龙袍马褂在后缓行。走进寺院的一个高台上,和寺院喇嘛在高台的专座上就座,以示他们的威严。去看跳“护法”的观众,不论男女老幼都要穿上新衣跪在两旁。
    每当部落里发生了重大问题,部落头目处理不了,就要禀报大头目。大头目带领他的辅帮、圈头等随行人员,带着大头目的专用帐篷和使用器具,前往这个部落安营扎寨,调查处理。通过处理问题,对这个部落和邻近部落巡视,受理部落中发生的重大偷盗、打架、草原纠纷和家庭诉讼一切案件。当时的裕固族部落有一套完整的封建统治制度,对违犯部落法令者,审讯处理,动用刑法。一般的问题和案件,大头目都授权各部落处理。对一些确属罪大恶极者,大头目批准动用大刑甚至枪杀。对违犯部落法规的正头目、副头目,大头目出面处罚,直至改换。
    安贯布什嘉在四十岁以前,少年气盛,血气方刚,时时处处在维护着大头目的尊严,在公共场所说话处事严肃认真,一言一行都很谨慎。     
民族利益
    民间相传,安贯布什嘉任大头目四十余年,在这期间,他对裕固族的草原处处力争,寸土不让,为维护本民族的利益尽了很大的努力,做了不少实事,至今还为人们称颂。
    在国民党马步芳部队统治裕固族的时候,马部一个叶团长率领他的部下,来到裕固族放牧的胡司台、八字墩草原,要在这里办一个马场、一个羊场、一个牛场。这样就把大片的草原抢占了去。在这里驻牧的裕固族牧民无地立足,无法生存,安贯布什嘉大头目经过一番筹划,派他能言善辩的辅帮扎华和几个人,拿了八百块银元,每人都穿着破衣烂衫,去西宁见马步芳。八百银元作为见面礼,要向马步芳报告叶团长新办三个牧场,裕固族牧民无法生存的境况。扎华一行按大头目的旨意,打通不少关节,面见了马步芳, 送上见面礼:报告了占草场的事。过了—个多月,马部叶团长宣布,牧场停办,牛马羊全部撤出。马部的牛马羊全部撤走后,为了保住草原,大头目发令,凡是胡司台、八字墩的裕固族牧民,有牲畜者放牧,无牲畜者要就地种粮,劳力多者边耕边牧,不得放弃一寸草原。自此后,这里的牧民开始种地,大多数人家边耕边牧,终年占住草原,保住了地盘。
    一九四七年,临泽县县长带着衙役,前呼后拥,来到大头目安贯布什嘉的家,向大头目宣布,从今起康乐的各裕固族部落归临泽县管辖,临泽县衙有权处理裕固族的民事纠纷和刑事案件。大头目深知多一层管家,裕固族人民就多一份苦难。国民党、马步芳统治以来,统治之残酷,剥削之深重,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裕固族人民处于衣不遮体食不饱腹的赤贫境地。整个民族人口不足三千,濒临灭绝的边缘。当时,大头目不愿意接受临泽县衙的管辖,就对县长说:这是一件大事,我一个人说了不能算,要召集各部落头目会议,大家一起商量。县长急于推行“分而治之”的强权统治,就把大头目带走了。到了康隆寺,在县长的胁迫之下,大头目发令各部落,要各部落正副头目到罗儿格家转轮寺集结议事。
    召集头目议事的通知送到各部落时,临泽县长抓走大头目的消息也传到了各部落,这一消息激怒了深受压迫的裕固—族人民。他们对国民党政府推行的“分而治之”的反动政策,早就产生了抵触对抗情绪,马家部队的烧杀抢掠,苛捐杂税,已使裕固族人民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不少热血裕固族男儿怒吼出了“七族黄番不分家”的口号,裕固族人民自发起来斗争。就在各部落首领来转轮寺开会时,各部落的裕固族牧民从四面八方向转轮寺围来,县长和衙役都荷枪实弹想露露威风。一会儿,亚拉格家部落、五格家部落的头目领着骑马的牧民赶来,说要给大头目说件事。大头目走近牧民时,牧民牵过早已准备好的快马,把大头目扶上马,在众人圈护之下,一齐向海亚沟飞驰而去。临泽县长“分而治之”的目的未能得逞,从而大长了裕固族人民的志气,灭了反动统治者的威风。
    一九四九年,解放大军到达张掖时,大头目向各部落下令,各部落正副头目到张掖迎接解放大军,并要各部落赶上活牛活羊,送到张掖慰问解放军。大头目安贯布什嘉头戴清朝皇帝御赐的花翎顶戴,身穿龙袍,带领各部落正副头目,双手捧着哈达,在张掖城门前迎接解放军,给解放军首长敬献了哈达和青稞酒。各部落给解放军送去了活牛活羊,以示慰问大军。同时,大头目接受了共产党的政策宣传。   

上一篇:甘肃张掖美食西北大菜“香饭”

下一篇:太原郭杜林晋式月饼制作技艺

更多关于 五十六个少数民族之一的裕固族 的信息
民间艺术
山西忻州宁武炕围画

山西忻州宁武炕围..

“炕围画”在山西省尤其以山西忻州宁武、忻州原平、代县的炕..
民间艺术缩骨功

民间艺术缩骨功

缩骨功,也叫缩骨术也叫卸索,卸索的表演,这就是缩骨功。卸..
宫廷鸟笼制作工艺

宫廷鸟笼制作工艺

宫廷鸟笼制作技艺起源于200年前的清代八旗子弟。宫廷鸟笼..
风筝魏

风筝魏

风筝是民间传统手工艺术,而风筝魏就是过去老手艺人的一个品..
明代手工艺漆器的特点

明代手工艺漆器的..

明代漆工艺的活跃与明王室对漆器的推崇与重视有着直接关系。..
传统手工艺盘扣的编法种类

传统手工艺盘扣的..

盘扣是中国手工做衣服工序里比较复杂的工艺了,被形象的称为..
什么是衍(yǎn)纸?分几种类型

什么是衍(yǎn..

衍(yǎn)纸很多人都没听说过,恐怕连衍(yǎn)纸的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