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古董 > 鉴赏知识 > 明代宫廷御窑瓷器

明代宫廷御窑瓷器

来源:  浏览 2243

明代官窑瓷器御窑制度真正发展起在宣德时期,也是明代瓷器工艺最鼎盛的时期,因为明太祖建国伊始,没有精力大兴陶政;建文帝执政期间面临燕王的巨大威胁,也不会开发无关乎军国大政的御窑制作,永乐帝夺位于侄儿,永乐朝前半段时间,南方多人心不服,统治并不稳定,永乐帝便尽全力恢复洪武制度以证明自己地位和行动的合法性,由于洪武时代并没有御窑制度,所以永乐朝也没有开设御窑。明代御窑制度始自洪熙,只是仁宗在位时间过于短暂,《明史·食货志·烧造》:“宣宗始遣中官张善之饶州,造奉先殿几筵龙凤文白瓷祭器,磁州造赵府祭器。逾年,善以罪诛,罢其役。”《明宣宗实录》:“(洪熙元年九月)命行在工部江西饶州府造奉先殿太宗皇帝几筵、仁宗皇帝几筵白磁器祭器。”正德六年时御器厂所在地由鄱阳县城迁到景德镇,所以《江西大志》记载说:“正德初置御器厂专管御器,先是兵兴议寝陶息民,至是复置。”
成化皇帝即位之初废止全国御窑,不久再次恢复御窑制度之后,全国只剩下景德镇窑承担烧造御器的重任了,其他窑场逐渐衰败,景德镇逐渐成为全国瓷都,在瓷器史上的地位从此无可动摇。成化之后的瓷器质量全面提高,六字题款也至此确定下来,成为此后明清数百年瓷器款识的主流款式。
明朝的官窑瓷器,并不是一直一成不变地专供皇宫使用,功臣、藩王以及外国使节都有机会获得赏赐,成化以后,越来越多的官窑瓷器开始流入民间,嘉靖年间开始实行官搭民烧政策。

明代官窑的款识
瓷器款识分为题记款和年号款。题记款主要以记事的方式记录使用的物主、烧造人员、瓷器的来源和用途、制作时间,从内容和形式来看,是早期青铜器铭文的延续,明初的瓷器曾有过部分这种题款,这也是明初延续宋代官窑制度而暂无御窑制度的表现,所以很少能看到带有“洪武”年号款识的瓷器。
明代开始出现年号款最早在永乐朝,不过当时的年号款仅仅是“永乐年制”四字篆文,宣德朝是年号款发展的一个重要时期,宣德年间的款识位置不定,写法也有四字篆书、四字和六字楷书之别。宣德年间出现了四字楷书和六字楷书的创制,其中六字楷书的款识在成化年间确定下来,并成为此后明清两朝官窑的主流款识。宣德年间的六字款识,有带双圈的,有单圈的,还有不带圈的,有的自上而下一列题出,还有的自右向左按顺序写出,还出现了一种用低温红彩在釉上题的两行六字带双圈的楷书款,款识的位置也极为不够定,正是“宣德年款遍器身,楷刻印篆暗阳明。横竖花四双单圈,晋唐小楷最出群”(耿宝昌《明清瓷器鉴定》),杂乱无章的背后,正是宣德年间款识出现大变革、御窑制度开始初步确立的表现。此后,除隆庆年间以“造”字代“制”字的款识,万历年间出现过“万历年制”的四字篆书款识,正德年间出现过“正德年制”的八思巴蒙文款识,六字楷书题款一直是明清官窑瓷器款识主流。
识款的方式主要有刻款、印款、镶嵌(其实目前还没有发现明代镶嵌款的实物)、写款四种,按照与釉层的关系又可以分为釉下款、釉上款、无釉款三种。刻款、印款和写款大多都是釉下款,写款有青花款和铁褐彩款,釉上款主要是矾红彩款,部分不罩釉的款识为刻款。

明代宫用瓷器的纹饰特征
对于明代宫廷用瓷的纹样特征,本书着墨不多,作者只是略微做了一点总结,然后整理誊录了《江西大志》记载的景德镇在嘉靖八年到万历二十五年为朝廷烧制的瓷器清单。清单虽然繁缛巨大,但是是研究明代瓷器的绝佳资料,一方面,明末清初以来即以官样的有无来判断一件瓷器的真假,这些记载的官样能提供非常宝贵的对照信息;另一方面,这些官样的记载透露出明代宫廷的审美及其走向,非常珍贵。
官窑按照中央的官样进行瓷器的设计制作至迟从五代开始,北宋末年内府就绘制出官样颁发给下级官窑,命之按样制造。南宋时的瓷制祭器由太常寺设计样式,而元代时朝廷设置中央画局来专门负责瓷器的设计。明代沿袭元代制度,虽然没有专门的画局,但是官窑生产的御用瓷器的设计也是由内府的知识分子来负责,设计、制作完成后经皇帝审阅,继而不断改进,最终生产出来带有皇帝本人审美倾向的瓷器。
从实物来看,明代宫廷瓷器的纹样主要有:龙纹、云龙纹、海水龙纹、翼龙纹、龙凤纹、凤纹、云鹤纹、云凤纹、海马纹与天马纹(或称异兽纹)、缠枝莲纹、折枝花纹、松竹梅纹、鱼藻纹、池塘莲荷纹、鸳鸯卧莲纹、束莲纹、折枝枇杷纹、莲托八宝、莲捧寿字、莲托梵字真言、阿拉伯或波斯文字、八仙过海、百子纹、婴戏纹。

明代文人笔记里的明代宫廷瓷器
针对明代瓷器的鉴赏品评,在明末即已出现,现摘录几则如下: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玩具·瓷器》
本朝窑器用白地青花间装五色,为古今之冠,如宣窑品最贵,近日又重成窑,出宣窑之上,盖两朝天纵留意曲艺,宜其精工如此,然花样皆作八吉祥、五供养、一串金、西番莲,以至斗鸡、百鸟、人物故事而已。至嘉靖窑则又仿宣成二种,而稍胜之。惟崔公窑加贵其值,亦第宣、成之什一耳。幼时曾于二三中贵家见隆庆窑酒杯、茗碗,俱绘男女私亵之伏,盖穆宗好内,以故传命造此种,然汉时发冢凿,砖画壁俱有之,且有及男色者,画册所纪甚具,则杯碗正不足怪也。以后此窑渐少,今绝不复睹矣。
方以智《物理小识》
永乐压手杯、宣德祭红杯盘,发古未有,以西红宝石末之入泑凸起者也,茶靶、卤壶、匾罐、炉瓶、盘碟、敞口花尊、暗花坐墩皆精。成窑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曰鸡釭,神庙光宗皆尚前窑,故价最贵。嘉窑泡杯坛盏甚佳,盖永尚厚,成尚薄,宣青尚淡,嘉青尚浓,成青未若宣青苏渤泥青也,宣彩未若成彩浅深入画也,其同者汁水莹厚如堆脂汁纹鸡橘也。质料腻实不易,茅蔑也。磨弄岁深火色退净也,四番有干提窑无泑作饮水器。中履曰:鲜红止烧二缸、十二盘,今盘片一块值百金,红光四射。
程哲《蓉槎虫说》
成窑之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人物莲子酒盏、草虫小盏、青花小盏,其质细薄如纸,葡萄把杯五色,撇口匾肚,齐箸小碟、香合、小罐皆五彩者。成杯茶贵于酒,采贵于青,其最者斗鸡可口谓之鸡缸。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只已值钱十万,成宣把杯皆非所贵。
谷应泰《博物要览》
“古之烧造饶器进献者体薄而润,色白花青较定少,次元烧小足印花内有枢府字号者,价重且不易得。若我明永乐年烧压手杯……成窑上品,无过五彩葡萄撇口扁肚把杯,式较宣杯妙甚,次若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人物莲子酒盏、五供养浅盏、草虫小盏、青花纸薄酒盏、五彩齐筋小碟、香合、各制小罐,皆精妙可人。余评青花成窑不及宣窑,五彩宣朝不及宪朝,盖宣窑之青乃苏泥勃青也,后俱用尽,至成化时,皆平等青矣,宣窑五彩深厚堆垛,故不甚佳,而成窑用色浅淡,颇具画意,此余评似然矣。”

上一篇:明清瓷器底足鉴别参考黄溢子

下一篇:国宝瓷器一级甲等文物宋代吹笙人物执壶

更多关于 明代宫廷御窑瓷器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