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家 > 国画家 > 唐寅唐伯虎

唐寅唐伯虎

来源:  浏览 832

唐寅字伯虎,但是我们对唐伯虎的称谓比较熟悉,唐寅是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之一,但是他一生比较坎坷,后来以画仕女图和春宫秘戏图维持生计,可以说一生真是放荡不羁。
唐寅(1470—1523年),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号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史,南京解元,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唐寅唐伯虎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江南四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徵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
唐寅出身商人家庭,生于明宪宗成化六年(1470年),自幼聪明伶俐,11岁就文才极好,并写得一手好字;16岁中秀才,20余岁时家中连遭不幸,父母、妻子、妹妹相继去世,家境衰败,在好友祝允明的规劝下收心读书,29岁参加应天府公试,得中第一名“解元”,30岁赴京会试,却受考场舞弊案牵连被斥为吏。此后遂绝意进取,以卖画为生。正德九年(1514年)曾应宁王朱宸濠之请赴南昌半年余,后察觉宁王有图谋不轨,遂佯狂得以脱身而归。晚年生活困顿,54岁即病卒。
唐伯虎玩世不恭而又才气横溢,诗文擅名, 绘画上擅长山水、人物、花鸟各科。画法早年受沈周、文徵明影响,多“吴派”痕迹,30余岁中年时拜周臣为师,主宗南宗“院体”一路,后泛学宋元诸家,自成一体。山水画有粗、细两种风格:粗笔一路源自周臣,仿学南宋“院体”,然于刚劲雄健中别具清俊秀逸之韵;细笔画属其本色,更多文人画笔意,景色简约清朗,用笔纤细有力,皴法灵活多变,墨色淋漓多变,风格奇峭而又秀润。人物画造诣也很深,兼善工笔重彩、工笔淡彩、白描、水墨写意诸法,形神俱备。
唐寅作品欣赏

唐寅所作的一般仕女画,至今传世的有《孟宫蜀妓图》、《班姬团扇图》、《嫦娥奔月图》等,但其大幅绢本的秘戏图至今已不复见
唐寅秋葵图扇页
《秋葵图》扇页,明,唐寅绘,金笺,墨笔,纵18.1cm ,横51.3cm。


  扇页有自题:“叶裁绿玉蕊舒金,微贱无媒到上林。岁晚冰霜共摇落,此中不改向阳心。唐寅。”钤 “唐寅”、“南京解元”朱文印二方。
  唐寅在扇页上重点刻画了三株茁壮的秋葵,并且通过诗文赞美了秋葵在寒霜气候及与杂草丛生、荆棘相伴的恶劣环境下,仍然“此中不改向阳心”的品质。从其咏物感怀的文辞中,可见他对人生的感悟和惆怅之情。全图笔墨技法娴熟,于灵动的勾描、晕染间自得疏散通脱的逸趣。
  扇页左右两边有唐寅友人孙益和与张衮的依韵和诗。整件作品图诗并茂,画作充满浓郁的文人书卷气。
唐寅枯木寒鸦图扇页 
  《枯木寒鸦图》扇页,明,唐寅绘,金笺,墨笔,纵17cm,横49cm。


  扇页有自题:“风卷杨花逐马蹄,送君此去听朝鸡。谁知后夜相思处,一树寒鸦未定栖。唐寅赠懋化发觧。”钤“唐伯虎诗画印”朱文印。
  此图是唐寅赠友人的离别之作,画作上没有祝福之意,而是充满忧患的情绪。图中突兀的山石后是一株枝叶飘零的枯木,它与方硬的山石构筑出凄清荒寒的意境。寒鸦或栖于枝头,或振翅飞临,它们的噪动没有给画作带来一丝生机,反而更增添苍凉萧瑟之感。此图虽然没有落创作的年款,但是从作者题诗的书体、精练准确的用笔、酣畅淋漓的施墨及生动传神的物象造型推断,此作应是唐寅晚年所绘,画作流露出的是他怀才不遇、孤独寂寞的情怀,和对友人及自己在当下恶劣的社会环境中,难以寻求发展及惬意生存的担忧。
唐寅沛台实景图页
《沛台实景图》页,明,唐寅作,绢本,水墨,纵26.2cm,横23.9cm。
  本幅作者自题并书七言律诗一首:“正德丙寅,奉陪大塚宰太原老先生登歌風台,謹和感古佳韻並圖其實景,呈茂化學士請教。唐寅。‘此地曾經王輦巡,比鄰爭睹帝王身。世隨邑改井猶存,碑勒風歌字失真。仗劍當時冀亡命,入關不意竟降秦。千年泗上荒台在,落日牛羊感路人。’”钤“唐居士”。另有安岐、吴璵等人收藏印记。
  唐寅在题诗中讲述了绘制此图的原由。明正德元年丙寅(1506年),唐寅36岁时,陪同大学士王鏊游览沛台后绘此图,并赠茂化学士。沛台,又名歌风台,位于今江苏省沛县境内,相传,汉高祖刘邦曾于此饮酒放歌,后人于是筑此台以纪之。
  唐寅此图纯用水墨,完全是纪实写生之作。庭院屋舍结构清晰,颇具透视感。各种树木相间杂,多用空勾夹叶,繁而不乱。近景坡石用细笔长皴,微作晕染,工劲中兼有细秀圆润,是唐寅较富特色的山石画法。远景一角山林,雾气沉沉,墨色湿润,与近景相比较,虽有近大远小的区别,但在空间位置上却有很大的随意性,反映了中国古代画家对空间处理的独特理解。整幅作品融宋代院体技巧与元人笔墨韵味为一体,呈现出劲峭而又不失秀雅的品貌。
唐寅幽人燕坐图轴 
  《幽人燕坐图》轴,明,唐寅绘,纸本,墨笔,纵120.3cm,横25.8cm。


  作者自题并识:“幽人燕坐处,高阁挂斜曛。何物供吟眺?青山与白云。吴门唐寅画”。后钤“唐白虎”、“唐寅私印”印。
  图中云峰缥缈,涧壑丛竹,水阁中一人静坐,旁设书籍、茶具,似有所待。溪流边一人拄杖独立,远眺山色。画法上多用干笔细皴描绘树石人物,笔致坚劲,刻画精微,风格缜密秀润,反映出唐寅善于以早年师从周臣学习宋“院体”山水技法,来表现和传达文人画清雅幽澹的功力。
  本幅右上有清代书法家王澍于雍正丁未年(雍正五年,1727年)十二月的题识,叙述了自己收藏此图并馈赠给惠山听松庵僧的经过。裱边及包首外签有当代书画家和鉴定家吴湖帆在庚寅年(1950年)为仲麟题签并记,文中除了记载王澍所云之事外,对惠山听松庵收藏的其他古代名画如王绂《竹炉图》的流传作了介绍,并对时事离乱之际文物的劫难发出了感喟。
《钱塘景物图》轴,明,唐寅绘,绢本,设色,纵71.4cm,横37.2cm。
  自题七绝并署款:“钱塘景物似围屏,路寄山崖屋寄汀。杨柳坡平人马歇,鸬鹚船过水风腥。唐寅。”钤“□郡”(白文,残,应为“吴郡”二字)、“唐白虎”(朱文)、“学圃堂”(朱文)印。
  此作在流传过程中曾经遭受损坏,唐寅题诗的顶端部分“钱”、“寄”、“船”字均为后世所补全。本幅下方二藏印模糊不可辨。
  图画崇山栈道,游骑翩翩,草阁游人独坐,江中渔舟游弋。山石、树木取法南宋李唐、夏圭,用笔方硬细峭,刻画精到,点景人物形态自然,风格细秀,显示了作者早年规步南宋“院体”风格的绘画功底。

唐寅墨梅图轴 
  《墨梅图》轴,明,唐寅绘,纸本,墨笔,纵96cm,横36cm。


  此幅以枯笔焦墨画梅花枝干,皴擦纹理,表现梅枝苍劲虬曲的姿态;以浓淡相间的水墨点画花朵,以谨细之笔画出花蕊,笔法刚健清逸,表现出梅花清丽脱俗的风貌。画面中间的梅花风姿绰约,右上的题诗洒脱清秀,左下的印章工稳典雅,三者浑然一体,相得益彰。
  本幅自题:“黄金布地梵王家,白玉成林腊后花。对酒不妨还弄墨,一枝清影写横斜。□堂看梅和王少傅韵。吴趋唐寅。”钤“唐居士”朱文、“唐寅私印”白文、“南京解元”朱文、“六如居士”朱文、“吴趋”朱文印。

唐寅王蜀宫妓图轴 
  《王蜀宫妓图》轴,明,唐寅作,绢本,设色,纵124.7cm,横63.6cm。


  本幅自题:“蓮花冠子道人衣,日侍君王宴紫微。花柳不知人已去,年年鬥绿與爭緋。蜀後主每于宮中裹小巾,命宮妓衣道衣,冠蓮花冠,日尋花柳以侍酣宴。蜀之謠已溢耳矣,而主之不挹注之,竟至濫觴。俾後想搖頭之令,不無扼腕。唐寅。”
  此图原名《孟蜀宫妓图》,俗称《四美图》,由明末汪砢玉《珊瑚網·画录》最早定名,沿用至今。近经专文考证,当改为《王蜀宫妓图》,描绘的是五代前蜀后主王衍的后宫故事。画面四个歌舞宫女正在整妆待君王召唤侍奉。她们头戴金莲花冠,身着云霞彩饰的道衣,面施胭脂,体貌丰润中不失娟秀,情态端庄而又娇媚。蜀后主王衍曾自制“甘州曲”歌,形容著道衣的宫妓妩媚之态:“画罗裙,能结束,称腰身。柳眉桃脸不胜春,薄媚足精神。可惜许,沦落在风尘。”唐寅创作此画,则旨主揭示前蜀后主王衍荒淫腐败的生活,寓有鲜明的讽喻之意。
唐寅王蜀宫妓图轴为唐寅人物画中工笔重彩一路画风的仕女图代表作品,显示出他在造型、用笔、设色等方面的高超技艺。仕女体态匀称优美,削肩狭背,柳眉樱髻,额、鼻、颔施以“三白”,既吸收了张萱、周昉创造的“唐妆”仕女造型特色,又体现出明代追求清秀娟美的审美风尚。四人交错而立,平稳有序,并通过微倾的头部、略弯的立姿和攀连的手臂,形成动态的多样变化和相互的紧密联系,加强了形象的丰富性和生动感。笔墨技巧近法杜堇,远宗唐人,衣纹作琴弦描,细劲流畅,富有弹性和质感,冠服纹饰描画尤见精工,细致入微。设色鲜明,既有浓淡、冷暖色彩的强烈对比,又有相近色泽的巧妙过渡和搭配,使整体色调丰富而又和谐,浓艳中兼具清雅。作品画风带有雅俗共赏的艺术特色。
 《观梅图》轴,明,唐寅绘,纸本,淡设色,纵108.6cm,横34.5cm。
  本幅自题七绝一首:“插天空谷水之涯,中有官梅两树花。身自宿因才一见,不妨袖手立平沙。苏门唐寅为梅谷徐先生写。”后钤一朱文方印,印文模糊不辨。画心上方有明代都穆、豪(钤“戊辰进士”印)、王应鹏等三人题诗。
  画作表现一位高士袖手立于溪桥之上,身后的山崖边两树梅花含苞待放,与作者所题诗意十分吻合。全幅构图汲取南宋院体风格,险中求胜,山石树木的勾勒粗细得当,晕染多于皴擦,清健爽利的笔致和幽静的背景营造突出了主体人物的高洁形象。人物的线描细劲流畅,造型清俊儒雅。从此作的创作风格上看,应是唐寅中年以后的作品。
  此图曾经清代毕沅等人鉴藏。

上一篇:黄筌

下一篇:文征明

更多关于 唐寅唐伯虎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