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拍卖 > 拍卖资讯 > 中国从安思远收购拍卖来的《淳化阁帖》

中国从安思远收购拍卖来的《淳化阁帖》

来源:  浏览 1176

《淳化阁帖》共10卷,收录了中国先秦至隋唐一千多年的书法墨迹,包括帝王、臣子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的420篇作品,被后世誉为中国法帖之冠和“丛帖始祖”。第一卷为历代帝王法帖;第二至第四卷为历代名臣法帖;第五卷为诸家古法帖;第六卷至第八卷为王羲之书;第九卷和第十卷为王献之书。
 说起《淳化阁帖》的回归,就不能不提起吴尔鹿这个人。吴尔鹿生于北京,目前定居美国,闻名于国际中国艺术品拍卖界与中国当代艺术领域。

  1983年,吴尔鹿留学美国,攻读艺术史。1986年,他来到著名中国古董收藏家安思远家打工,帮他整理收藏的古玩,慢慢地成为了安思远的收藏顾问。
 1994年,在佳士得拍卖行的一场中国古代书法拓本专场中,有不少为香港收藏家李启严所藏的书法碑帖,其中就有《淳化阁帖》第四卷。吴尔鹿建议安思远竞拍《淳化阁帖》。

吴尔鹿告诉安思远,这件法帖与德国政府300万元美元购进的古登堡插图本《圣经》有一比。听从了吴尔鹿的建议,安思远用8.96万美元拍进了《淳化阁帖》第四卷。

  1995年,安思远又在佳士得举办的中国书画拍卖会上以20.25万美元竞拍到《淳化阁帖》第六、七、八卷,这三卷为台湾收藏家吴朴新所藏。吴氏本来居住上海,后去了台湾,他去世以后,其家藏大部分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购去,可能由于大都会对《淳化阁帖》认识不足,没有买这件《淳化阁帖》。拍卖会上,安思远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捧着酒杯,频频举牌,最终竞拍得胜。
安思远最初看到《淳化阁帖》是在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当时他路过一家卖小商品的商店,看到橱窗里放着几把书法扇,古色古香,令他颇感兴趣。店里一个年轻姑娘介绍说这些扇子都是她父亲的,她的父亲喜欢收藏中国文物。应安先生的要求,小姑娘带他见到父亲李启严。李先生和安思远相谈甚欢,并将他的收藏拿出来给安先生一一过目。也就是在李启严家,安思远第一次看到了《淳化阁帖》第四卷。李启严又介绍安思远认识了拥有《淳化阁帖》第六、七、八卷的另一位收藏家吴朴新。当时安思远有意购买,但是他们都不愿出让。

1992年,香港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出现了李启严的藏品,安思远才知道李启严已经去世,但是这一次的拍品里面没有《淳化阁帖》。1994年6月1日,美国嘉士得公司组织中国古代书法拓本拍卖专场,其拍品中就有李启严所藏《淳化阁帖》第四卷的历代名臣法帖,安思远到场拍进了《淳化阁帖》第四卷。

1995年9月19日在纽约克利斯蒂举办的中国古近代名画拍卖会上,收藏家吴朴新的藏品出现在拍卖会上。吴朴新去世之后,家藏大部分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购去,大概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对《淳化阁帖》认识不足,使之成为漏网之鱼流失到拍卖会上。安思远竞拍到了《淳化阁帖》第六、七、八共三卷。


  1994年,当时的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把印着《淳化阁帖》的拍卖图录拿给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碑帖与书画专家启功先生看,启老看后十分激动,从此就把有生之年能见到《淳化阁帖》当作了难以忘怀的心事。

  1996年3月,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王立梅,即将赴美参加“中华文明五千年文化艺术展”的谈判。行前,启功把她和苏士澍叫去,对她说:“你这次去美国,能不能去找一位叫安思远的人,据说他藏有《淳化阁帖》,请他拿到北京展览。我不见到宋刻真本,死不瞑目。”

  王立梅回答说:“我一定给您办到!”

  在美期间,王立梅通过久居纽约的好友找到了安思远,向他转达了启功先生的请求。

  当安思远把四卷《淳化阁帖》放在王立梅面前时,她显得十分激动,洗了手,戴上手套,虔诚、屏息静气地翻阅起来。红木盒套封的《淳化阁帖》散发着浓厚的历史气息,打开封套,真丝装裱的封面上,蝇头小楷“淳化阁帖”字样赫然入目。

  安思远谈到:“我没想到中国人是这样欣赏法帖的!在美国没有人重视它,他们会认为这是印刷品,没什么价值。我愿意将它带到中国去展览,让启功先生看,让真正欣赏它的人看到。”

  他接着提出:“我也可以将《淳化阁帖》让给你们,但不是无偿,我们可以交换,可以不要等价。”

  “您对交换的文物有目标吗?”王立梅问。

  “可以交换故宫收藏的清代朝珠。”安思远说。

  回到北京,王立梅立即向国家文物局领导汇报了有关情况。局领导马上与故宫博物院联系,了解是否有可做交换的朝珠。

  1996年9月,安思远先生如约携北宋拓《淳化阁帖》四、六、七、八卷到北京,在故宫博物院进行展览。启功等国内顶级鉴定家、书法家对这四卷《淳化阁帖》进行了鉴定。他们仔细辨认了每个印章和题跋,一致认为这四卷是宋刻宋拓无疑。

  这四本《淳化阁帖》流传有序,帖上有北宋人的墨汁跋语及印章,南宋时曾为王准、贾似道等所藏,元为赵孟頫藏,清为孙承泽、安岐、钱樾、李宗瀚、李瑞清等递藏,民国收藏者为周湘云、蒋祖诒和吴朴新。

  宋仁宗庆历年间,宫中意外失火,拓印《淳化阁帖》的枣木原版不幸全部焚毁。这使得初期的拓本显得更为珍贵,当时已价值连城。后来,全国各地辗转传刻,宋朝时就已有30种以上的翻刻本。使得中国社会逐渐形成了一个刻帖的风尚,这种风尚传至明清,依然延绵不绝。

  为了能够交换成《淳化阁帖》,王立梅专程到故宫和杨新副院长到珠宝库房挑选朝珠。结果,好一些的朝珠都记载在典章制度里,不宜拿出交换,其余的均不够档次。交换《淳化阁帖》的事只能暂时作罢。

  展览结束,安思远先生只得将四卷《淳化阁帖》带回美国。

  《淳化阁帖》在北京一亮相,也引起了“各路兵马”的重视。

  上海博物馆几年里分别托人尝试与安思远进行联系购买,都没有成功;北京翰海拍卖公司托吴尔鹿进行联系,安思远的售价定在600万美元,不肯让步。

上海博物馆一直想收购此帖,多方与安思远保持联系,曾委托原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王立梅赴美与之洽谈。2003年4月初,王立梅再次赴纽约参加会议。汪庆正副馆长拜托她代表上博去与安思远洽谈,如果价钱合适,他们准备买回《淳化阁帖》。

  离京前,王立梅约上苏士澍专程去拜望启功,告诉启老这次争取将《淳化阁帖》带回来,启老十分高兴。此时,启功和苏士澍并不知道她已经接受了上博的委托。

  2003年4月7日晚,安思远家,王立梅提出收购《淳化阁帖》的意愿。安思远告诉她:我只希望《淳化阁帖》回到中国,所以我对日本人开出的价是1100万美元,对其他中国人开价是600万或550万美元,我知道您是为国家买,给您的价格是450万美元。当晚王立梅请示了汪庆正。汪先生回答:我们接受450万美元的价格,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您这次把东西带回来吧!

  王立梅随即通知安思远,价格已经谈妥,并提出希望将东西带走。安思远表示同意。安思远说:“《淳化阁帖》是中国的宝物,还是让它回归故里吧。”王立梅即刻找到北京歌华集团驻美办事处出面做了担保手续。

  4月11日上午,冒着大雨,王立梅在纽约两位好友的陪同下去了安思远家,将已包装好的《淳化阁帖》取走,然后直赴肯尼迪国际机场。北京时间4月12日晚,王立梅携带《淳化阁帖》平安抵达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第二天上午,王立梅电话向启功报告:“《淳化阁帖》已经永远回到了祖国!”启功高兴极了,一再说:“这太好了,这是真正的国宝回归呀!”

  2003年4月14日晚,一列神秘的车队在夜色遮掩下,一路疾驰,驶入坐落于上海人民广场一侧的上海博物馆,护送的正是刚从美国回归的《淳化阁帖》。汪庆正等六七位书画碑帖专家当晚进行了仔细查看,确认这四卷《淳化阁帖》是存世最善本,其中第四、七、八卷为北宋祖刻本,第六卷为北宋祖刻泉州本。

  对《淳化阁帖》回归一事,启功先生后来评价说:“《淳化阁帖》是宋太宗赵光义时刻的,传到今天,可信为宋代内府原刻原拓的《阁帖》,只有这3册留存于世。这3册都是王羲之书,有北宋佚名人跋1页和南宋宰相王淮跋1页,明末清初藏于孙承泽家,每卷前有王铎题签。这些都说明它是北宋原刻原拓。《阁帖》的回归,是解放以来回归文物中的一件大事,现由上海博物馆收藏,可谓是物得其所,是再好不过的了。”


TAG: 拍卖

上一篇:中国嘉德2019年全球春季拍卖会征集开始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关于 中国从安思远收购拍卖来的《淳化阁帖》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