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拍卖 > 拍卖资讯 > 民国时期内蒙古乌梁海明信片拍卖价格218万元

民国时期内蒙古乌梁海明信片拍卖价格218万元

来源:  浏览 4462

一枚见证内蒙古乌梁海历史的民国时期明信片在2017年中国嘉德拍卖公司拍卖成交价格为218万元。刷新全世界明信片拍卖纪录。

中国嘉德拍卖公司2017年的秋拍上,一枚1919年唐努乌梁海都护使署寄北京的明信片以218.5万元成交,刷新了全球明信片拍卖纪录。之所以拍卖成交价如此贵,是因为证明了乌梁海曾经是中国领土的历史。

 这枚唐努乌梁海都护使署寄北京的明信片原是集邮家赫崇佩旧藏,为民国一版帆船国际邮资明信片,销科布多八年九月三十日戳,有库伦十月十九日、张家口十月二十八日中转戳及北京十月二十九日到达戳。此枚明信片是我国收复唐努乌梁海初期,政府在乌梁海设官实行完全统治的实物史料,片中提到正在筹办邮政一事更是考证我国在乌梁海创设邮政的第一手史料,具有难以估量的邮政史价值。这是因为当时乌梁海的邮政尚未完成创设,由乌梁海寄出的邮件,必须经由驿站,沿着出兵乌梁海时新开辟的台站路线,经乌兰固木寄达科布多以后,交由中华邮政办理。此枚明信片是蒙古境内由驿站和邮政合作,完成投递的实例。据考,该明信片为目前发现由唐努乌梁海邮政代办所最早寄出的邮件,科布多寄出或中转封片存世不足五件,而邮资明信片实寄仅见,是蒙古邮政史极其珍贵的实物史料。

1、明信片信文如下:视吾贤姪如面,顷闻令叔孟班 电催泽民等来海襄助,拟旧历九月初旬动身,余前托姪转恳代购外套一件,价值约卅元上下,长短宽窄照雷君泽民尺码,其价请子涛姻长代垫,俟余支条到京照数扣讫可也种种费心容后再谢,专此即询秋好,基恳。九月廿三。余日下代办邮政,姪以后有信,无妨详细告知为盼。京中诸事,请一一见復为盼。交雷君泽民带来海囗,若姪公忙不暇,即托雷君泽民亦可。余因匆促,故未另函,可将此片交雷君一阅。再路上情形可向宁君国华便知。

  2、唐努乌梁海收复始末:宣统三年,外蒙王公喇嘛叛乱,驱逐库伦大臣三多,寻求帝俄保护。库伦大臣被逐以后,唐努乌梁海各旗立即响应,归顺库伦。然而,俄军于民国二年六月侵入克穆其克旗,声称乌梁海全境已在俄国保护之下,不仅排除华商,亦不容许外蒙势力进入。延至民国六年,俄人已在乌梁海形成了繁荣的定居点和贸易圈,并派兵队驻守。帝俄的行径,不仅招致了乌梁海人的愤怒,也使库伦的日光皇帝对俄国极为不满。中俄蒙三方会议以后,中国恢复对蒙古的宗主权,委派大员驻扎蒙古要邑,民国五年五月十八日,我国驻扎乌里雅苏台佐理专员陈毅接乌梁海总管巴达尔呼派员密呈之公文,内文细诉俄人欺凌海人情形种种,希望中央予以保护。经政府与外蒙官府合意,决定以武力收复唐努乌梁海。随后,北京政府于八月十八日会议,设立“唐努乌梁海”添设佐理专员并通告库伦地方政府。

  民国六年六月以后,因俄国参与一战及二月革命的原因,驻扎在乌梁海的俄兵大部分返国参战,对海地的控制力量骤然薄弱。北京政府国务院于民国七年二月十五日,训令库伦办事大员陈毅和乌里雅苏台佐理专员恩华,甄派人员,先行进入唐努乌梁海地区实施调查。六月,乌梁海巴总管再次派员赴乌里雅苏台祈求政府保护,办事大员陈毅遂正式决定派严世超即刻出发,详查海境,由乌里雅苏台佐理专员恩华委派秘书长孟榘先行赴海。孟秘书长之赴乌梁海,前后仅十日,在加达库伦未住几日就为俄人驱逐,但其所带回之巴总管输诚中央之公文,以及由其在乌梁海的所闻所见汇所成之调查报告,对政府制定对海政策,均极具价值。民国七年七月底,严世超离开北京转赴外蒙,八月初抵库伦,九月一日抵达乌里雅苏台,二十三日抵达科布多,严世超一行于十月二十日抵达乌兰固木等候军队,陈都护使鉴于蒙古驻防情事,经与外蒙官府商定,在内地换防卫队抵达库伦之后即改派卫队第二连由恰克图驻防库伦,由侯学桓率卫队第三连于十一月八日赴乌梁海,经科布多,转至乌兰固木,与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两署卫队,护送严式超赴克穆齐克旗,是为西路军。另派东路军由库署主事黄成垿为宣慰员,率新兵一排,会同蒙军,于十一月十四日,由库伦出发,在抵达乌里雅苏台后转赴唐努旗。当西路军于十二月十九日抵达乌兰固木以后,严式超随即率军北上,在东路军方面,黄成垿所领之兵,亦于十二月十六日抵近唐努旗。中国兵队克复乌梁海失地,似有势在必得的态势。然而,中国政府与外蒙自治官府会同出兵唐努乌梁海一事,亦由俄政府于十二月三十一日以驻华公使库朋斯基照会我外交部,以中国当局在乌梁海之举措,已违背民国二年十一月五日《中俄声明文件》及民国四年六月七日《中俄蒙协约》中兵队数量及添设专员应与俄政府事先商妥等诸条款,正式对华提出抗议。

  中国军队于民国七年底抵达乌兰固木以后,东西两路华军同时依计划向唐努乌梁海方向推进,东路军驻防之地距离唐努旗仅有九台站。西路军在开往乌兰固木过程中,得到了乌里雅苏台华商的大力协助,经由商道帮助政府军运送物资。而新疆邮务局长也由科布多前往乌兰固木,协同开办邮政,拓展邮路。不久以后,外蒙自治官府任命多登贝子为该处蒙古大官,加派蒙兵二百前往。西路军于民国八年一月十四日越过边界,进入唐努乌梁海驻防于嵝北要隘。一月十二日,黄成垿亲率卫兵三十人另科城机关枪队向肯木毕齐尔挺近,俄军则在克穆齐克大坝一带修筑营盘,形成防御态势。双方兵队,最终在克穆齐克大坝形成胶着的对峙状态。期间,严式超照会驻海俄军军官,以“俄军撤守,我军进驻克旗,保证保护俄人及商业。”作为和平解决海事之交换条件,但为俄人所拒。二十六,二十八两日,黄成垿所率之东路华蒙联军与严式超所率之西路华军分别沿小路及大路抵近杭达盖土大坝,直逼克穆齐克旗总管驻地加大,二十八日夜九时,黄成垿率队入加大,为俄军包围,双方冲突骤起,我军兵力不足,遂退出加大,返回唐努乌拉山以南地方驻防。中蒙联军收复乌梁海之战首次以失败告终。

  民国八年六月十二日,中国军队再次出兵收复乌梁海,七月十二日,严式超抵达加大,由中国政府添设之乌梁海佐理专员公署,正式开始在加大办公。至此,为俄人蹂躏八年之久的唐努乌梁海一隅,重回祖国版图,置于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直接统治之下。

  唐努乌梁海的光复,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的重要事件之一,是北洋政府时期的少有军事成就,而当时的中国政府能够抓住稍纵即逝的历史机遇,完成收复疆土的旷世伟业,在中国近代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由于唐努乌梁海地处偏远绝境,我国无力以重兵固守,不久又为俄人武力所掠夺,我国收复唐努乌梁海,创办邮政之事迹,犹如昙花一现,随即湮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令人遗憾。俄人非法占据乌梁海以后,大肆破坏和损毁乌梁海境内的中华文化和历史遗迹,消灭历史上乌梁海与中国的历史联系,以致大部分国人对乌梁海所知甚少,邮政史料实物更是终生难以一见。

上一篇:中国古代书法南宋四帝御笔《四朝宸翰》拍卖价格1.

下一篇:2017年艺术品拍卖价格17件过亿元是拍卖市场回

更多关于 民国时期内蒙古乌梁海明信片拍卖价格218万元 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