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机构 > 博物馆 > 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

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

来源:  浏览 210

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是在西周燕都遗址建立起来的博物馆。,西周燕都遗址因其发现地被称为琉璃河遗址。西周燕都遗址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东北2.5公里处,包括董家林、刘李店、黄土坡、洄城、立教、庄头六个自然村,东西长3.5公里,南北宽1.5公里,面积为5.25平方公里。琉璃河遗址是迄今西周考古中发现的唯一一处城址、宫殿区和诸侯墓地同时并存的遗址,出土的大量带“匽侯”铭文的器物,证明了这里就是三千多年前燕国的都城所在地。
 北京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是一座古文化遗址与文物陈列相结合的历史文化类博物馆,隶属于北京市文物局。1990年开始筹建,1995年8月21日正式对外开放。博物馆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琉璃河镇董家林村东,坐落在西周燕都遗址的东城墙外,馆区占地18000平方米,展馆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展出文物数百件,有青铜器、陶瓷器、玉石器、漆木器和甲骨等,尤以四座原址保留的墓葬和车马坑为特色。

 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为方形建筑,建筑风格采取对称四合院式布局,中心以文献记载之周“明堂”特点为主体,用五组(一高四低)四角攒尖式大屋顶覆盖,顶为棕红色色调;外形作“五室”、“重屋”、“四旁”等,四周展室为单层,用平顶、出瓦檐的形式,使外形取得廊庑及围墙效果,以衬托中心主体。按照周代制度在序厅对面设屏风式影壁一座,上嵌大理石石面,雕刻有苏秉琦先生题写的馆名;在大门入口处设石柱斗拱,配以用饕餮、夔龙等纹饰为题材的浮雕饰物,起“符号”作用。整座博物馆气势宏伟,格调典雅庄重,整体氛围强烈感人。
燕国最早在辽宁播撒中原文明
    在《史记》的记载中,关于燕太子丹的描述虽然只有"匿于衍水中"寥寥几个字,但这丝毫不能改变燕国当年的强大和燕文化在辽宁大地上的影响。除辽西外,在我省的抚顺和辽阳等地都分别出土过许多燕时期的文物,这证明燕文化对辽宁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而这种影响直到燕太子丹被杀后才逐渐被秦汉等文化所取代。
那么,燕文化两千多年前在辽宁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燕太子丹又是如何被杀的?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展开了采访。

战国时燕文化已遍布辽宁
    《辽宁文化通史》作者、辽宁省博物馆学会理事长王绵厚告诉记者,燕文化是影响辽宁地区最早最先进的中原文明。
    他说,这从珍藏在辽宁省博物馆中的那些珍贵文物中就可见一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燕王职戈和燕王喜矛。他接着介绍说,自公元前3世纪燕国大将秦开却胡设 "五郡"之后,燕文化开始逐渐北进东扩,并与当地的土著民族文化相互融合,最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燕秦汉早期文化。而西汉早期设立的典章制度也都受燕秦文化较大影响。
    辽宁地区最早的燕文化起源于西周时期,周灭商后,周王分封召公奭(读shi)到北方燕地为王。现藏于国家博物馆中的燕侯盂,是1955年在我省朝阳喀左发现的一件国宝级的文物,其标志着西周时期这里是燕的领地。
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郭大顺说,燕侯盂是当地农民在种地时发现的,一坑出土了十几件铜器,后来大部分运回了省博物馆收藏,而其中两件国宝级文物——燕侯盂和鸭形尊现珍藏在国家博物馆中。郭大顺说,开始时考古人员也无法确认这些青铜器到底是不是属于西周时燕国所有,但后来不断出土的大量墓葬证实了这一判断。
    王绵厚说,这时候的燕王还只是周朝的一个诸侯,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到春秋后期和战国时期,燕国已经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存在。而在此过程中,燕国产生了不同于其他诸国的文化特点。燕国开始就在辽宁地区设立郡县,从西向东分别设立五郡,其中辽西、辽东两郡和右北平郡的一部分在辽宁境内。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抚顺社科院院长付冰。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很多人都认为辽宁地区是古文明的荒芜之地,而我们这些年不断地进行考古研究就是要改变人们这种固有的看法。付冰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在辽宁的很多城市都出土过燕国时期的文物。而在抚顺,仅燕国时期的铁器就发现有十几件之多。他表示,在燕国统治辽宁地域时,抚顺还是燕国东部的军事重镇。

燕文化可追溯至"夏家店"
    从东北地域文化的主体看,先秦的燕文化起源于上辽河流域和燕山南北的华夏文化的北支。它的根源至少可以追溯到分布在上辽河流域和七老图山、燕山以北的4000年前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即古"燕亳"文化。
    郭大顺解释说,文献记载的"燕亳"被认为与商朝的先公先王所建的圣都有关。从考古学上看,"燕亳"的记载准确反映了辽西地区在先商时代的这种中心地位。也有学者认为"燕亳"应该在燕南地区,那里是燕国立国的基础。但事实是,"夏家店下层文化"中心不是在燕南,而是在燕北。同时发现,"夏家店下层文化"还出现渐南渐晚的迹象,这也是该文化由北向南推进的反映。燕南地区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尚未具备出现该文化最高层次中心邑落的水平,所以,"燕亳"应该在燕北而不是燕南。
    王绵厚说,从西周至春秋战国再至秦汉初期的近千年间,在北方地区形成了具有华夏文化主题内涵的燕文化,最早与辽河流域的土著民族文化相融汇,形成了环黄渤海北岸的早期铁器文化。而秦文化本来属关陇一带黄河支流渭河流域的西戎土著文化。与燕文化相比,秦文化进入辽宁的时间较晚,是在灭燕而据辽东之后。所以,地域文化上的"秦承燕制",在辽宁地区反映最为突出。
    王绵厚说,燕秦文化的北进与中原列国封建文化的形成,具有同步发展的历史过程。
从考古学上反映的上辽河流域晚期青铜文化看,继"夏家店下层文化"之后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已具有北方部族文化与中原燕蓟文化融合的特点。其中在辽宁地区发掘的大量的青铜文化中的铜礼器和铸造技术复杂的容器,显然是直接从中原传入或是源于中原冶铸技术的北传。而继齐桓公北伐孤竹、屠河,进入辽西之后,燕文化也越过七老图山强劲北进,并在辽宁地域文化的转型中起到了决定作用。而这种作用的发生,是与战国以来中原列国的社会变革有关的。燕文化的北进,同时也开始了辽河流域的封建时代。

太子丹被杀宣告了燕灭亡
    在采访中,郭大顺说,燕太子丹的故事更多的是传奇,但正是这一悲情故事宣告了燕国的灭亡。王绵厚说,燕国是北方明确建立政权的第一个国家。在今河北琉璃河附近发现了商末周初时燕国的都城,那时,燕国的势力范围已经涉及到辽宁境内。而秦朝统一六国是从西部开始的,攻打燕国也是自西向东。秦军先攻打到渔阳、上谷两郡,也就是现在的北京附近。后来,在秦将李信的追击下,燕太子丹一路东逃到现在辽阳附近的衍水。这时燕王喜听从代王嘉计策,在衍水河畔逼死太子丹,将头献给秦军以求和。后人为纪念太子丹,遂改衍水为太子河。然而,五年后,秦军横扫辽东,燕国自此灭亡。
    太子河边留下的不应只是令人伤感的故事,也有令人自豪的美谈。那就是,它孕育了东北第一城——襄平(今辽阳)。辽阳市文物保护中心副主任权晓红说,几千年来,华夏大地上肥沃的平原地区始终面对着北方那个地域广袤的蒙古高原,处于迁徙不定状态中的高原游牧民族,始终把平原上的大河流域作为他们争夺的目标。平原人民为了保卫自己的生存空间不被游牧民族践踏,使用"城廓"来防卫,后来有了城墙,在中国北方绵延万里的长城,它最初的功用就是防御设施。这些城廓、城墙就像自家的墙院,守护着自家的安全。 "襄平"城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大背景下产生的。 《史记》也曾有这样的记载:"燕有贤将秦开,为质于胡,胡甚信之。归而袭破走东胡,东胡却千余里……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在权晓红看来,《史记》中的这段记述,明确了几个问题:一是燕长城的修筑时间在秦开却胡后;二是修筑长城的目的是为了拒胡;三是这段长城的起止点是从造阳至襄平;四是在长城的管理上设五郡,防胡南下。
    权晓红说,在辽阳境内也曾发现了大量燕时期的文物:1965年,在辽阳县黄泥洼镇头台子村出土的燕国"名刀币"就有30多斤;1978年3月,在灯塔市柳条寨镇小观音阁村出土了"名刀币"200余枚;1987年,在弓长岭中茨山矿出土燕国 "名刀币"一罐。权晓红告诉记者,这种"名刀币"历来被认为是战国时期赵国所产,但燕国的领地内出土如此多的 "名刀币"表明,燕国同赵国一样都生产"名刀币",而这被寓为燕国社会经济的符号。

燕太子丹最后藏身桃花岛

    在辽阳境内流淌着这样一条河。它有两个源头,它的南支发源于今天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东营坊乡洋湖沟草帽子山麓,北支发源于今天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平顶山乡鸿雁沟,它在灯塔市鸡冠山乡的瓦子峪进入辽阳境内,在当地,人们叫它太子河。太子河全长413公里,流域面积13383平方公里。
记者驱车来到辽阳,接待记者的权晓红提起家乡的母亲河,眉宇间就掩饰不住从心底而生的自豪感。她说,虽然太子河无法与长江比之长,也无法与黄河比之古,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条河流孕育了古城辽阳。
她告诉记者,住在太子河边桃花岛上的居民都知道这个故事:一位太子避祸于此,却被父亲逼死,并砍下他的头颅,将其献给了他的敌人,这个人就是派荆轲刺秦王的燕国太子丹。当地的老百姓,凡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都能够讲得出这个故事。
    在《史记》的记载中,关于燕太子丹的描述只有寥寥几个字:"匿于衍水(太子河的古称)中"。但权晓红告诉记者,现在史学界普遍的观点是,燕太子丹被杀害的地方应该是距辽阳5公里处的太子河上的桃花岛。记者随后跟权晓红来到了这座桃花岛上,这是一座由太子河主干流与北支多年冲积所形成的狭长的自然岛屿。古时,这座岛曾是辽河平原与辽东山地的分界线,由此西去不远就是坦荡无垠的平原,而向东即可进入峰峦叠嶂的群山之间。环岛河面宽阔,水深浪静,岛上植被繁茂,岸边树木尤多。每到春季,岛上桃花盛开,落英缤纷。桃花岛在这样的环境中足以匿人藏物,而且可退可守,是藏身的绝佳之处。而在冯梦龙的《东周列国志》中,曾直接描述了燕太子丹"自匿于桃花岛"。由此可见,燕太子丹最后的藏身之所是辽阳太子河边的桃花岛,还是有据可循的。

上一篇:河南安阳中国文字博物馆

下一篇:北京海淀区大钟寺古钟博物馆

更多关于 北京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 的信息